当前所在位置:山东钢铁首页 > 相关产业 > 正文
相关产业
博菱电器代工模式综合症:营收净利润波动性大,毛利率持续下滑
http://www.shandongsteel.com 发表日期:2022-11-04 山东钢铁网 [我要打印] [IE收藏]
 创业板上市委员会消息,11月4日召开的第77次上市委员会审议会议,届时将审议宁波博菱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菱电器)的首发事项。

近三年,博菱电器97%以上收入都来自外销,公司主要通过ODM/OEM模式为Capital Brands、Philips、SEB、BSH等国外厂商提供服务。因其高占比的代工模式,企业的创新性和成长性问题一度受到深交所关注。

01、业绩波动性大,客户集中度偏高
博菱电器主要经营厨房小家电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食品加工及搅拌机、煎烤器、咖啡机、空气炸锅及烤箱等。

在近三年,食品加工及搅拌机贡献的收入均占博菱电器总收入的75%以上,为公司主要的收入来源。

2019年至2021年以及2022年一季度(以下简称,报告期内),博菱电器实现营收分别为8.70亿元、16.96亿元、19.73亿元和3.46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224.92万元、1.11亿元、7861.28万元和572.13万元;实现扣非后的净利润分别为6018万元、1.07亿元、7281.89万元、503.88万元。

今年二季度,公司实现营收3.64亿元,实现净利润2837.50万元,扣非后净利润2407.13万元,毛利率21.88%。

2021年,博菱电器实现营收同比增长16.33%,净利润同比下滑29.18%。至2022年一季度,博菱电器营收较去年同期下滑14.59%;二季度,公司营收同比下滑27.37%,净利润同比增长202.22%。

对于2021年出现的增收不增利以及今年一季度出现的营收下滑的情况,博菱电器在招股书中解释称,“今年1月中上旬,当地新冠疫情公司停产抗疫使得产销量下降;公司主要的收入来源食品加工及搅拌机从2021年至2022年一季度增速逐步放缓,叠加第一大客户Capital Brands的订单量亦有所下降。”

Capital Brands是德龙下属企业,旗下Nutribullet、Magic Bullet是美国以及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等市场的知名搅拌机系列品牌。报告期内,博菱电器客户集中度较高,并且存有依赖第一大客户的现象。

从2019年至2021年,博菱电器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为6.98亿元、14.35亿元、15.18亿元,占当期总收入比例分别为80.15%、84.65%、76.94%。至2022年一季度,博菱电器对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为2.81亿元,占总收入比重提升至80.88%。

若与同行可比公司新宝股份(002705.SZ)、闽灿坤B(200512. SZ)、比依电器(603215.SH)客户集中度普遍在25%-66%的区间,博菱电器客户集中度明显偏高。

报告期各期,博菱电器向第一大客户Capital Brands销售收入分别为5.95亿元、11.35亿元、9.79亿元和1.79亿元,占当期总收入比重分别为68.39%、66.91%、49.62%和51.70%。

对于博菱电器依赖大客户的情况,资深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对《港湾商业观察》表示,“依赖大客户会导致企业经营风险激增,一旦与大客户之间不再合作,公司的营业额可能要下跌一半甚至更多。”

不过,资深家电产业观察家刘步尘表示,“从另一个角度看,依赖大客户也是一种优势。某一个客户占比较高,公司业务会较为稳定,有大客户支撑,公司在业绩表现上不会大起大落。”

博菱电器在招股书中表示,“2022年8月10日,双方签订了新的合作协议,协议有效期一年,并约定除非到期前4个月,任何一方向另一方发出书面终止通知终止协议,否则协议应每年自动向后续一年。双方于2019年1月1日签署谅解备忘录(有效期三年,已到期)约定公司自2019年起成为Capital Brands所有传统产品的独家供应商,随着双方合作新产品的持续增加,公司对Capital Brands销售额中传统产品的占比在不断下降。”

02、“三创四新”受问询,毛利率下滑较大
博菱电器的销售模式主要分为ODM、OEM和自主品牌模式。因ODM/OEM模式下企业主要通过代工模式进行产品的生产、制造,博菱电器的毛利率表现也并不亮眼。

从2019年至2022年一季度,博菱电器ODM/OEM模式实现收入分别为8.59亿元、16.58亿元、18.62亿元和3.38亿元,分别占当期总收入的99.73%、99.23%、99.3%和99.49%。

博菱电器另有不足1%的收入来自自主品牌销售模式。报告期内,自主品牌模式实现收入分别为234.77万元、1285.11万元、1328.64万元和171.20万元,仅占当期总收入的0.27%、0.77%、0.71%和0.5%。

“ODM/OEM模式下,因为公司没有自主设计、制造的能力,同时没有品牌带来附加值。大部分以代工模式为主的企业品牌议价能力都偏低,公司在毛利率方面表现可能会弱于同行。”刘步尘坦言。

报告期内,剔除运输装卸费后博菱电器主营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22.86%、21.01%、16.06%和16.65%,仅三年三个月的时间,博菱电器的毛利率就下滑了6.21个百分点。

同一时间,同行可比公司毛利率均值分别为27.81%、28.14%、23.42%和23.05%。其中外销占比70%以上的可比公司均值分别为20.36%、20.89%、14.94%和13.85%。若不考虑外销占比,博菱电器的毛利率明显低于同行均值。

在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博菱电器说明公司成长性、与同业可比公司优劣势对比等情况,并一步分析并披露自身的“三创四新”相关情况,是否符合创业板定位的依据及合理性。

03、实控人履历引关注,多起劳动纠纷
除了创新性、成长性受到证监会关注外,在首轮问询函中,深交所还要求博菱电器详细披露实控人袁海忠完整的工作经历,以及是否存在国家公职人员违规经商等情形。

根据信披显示,博菱电器的控股股东为袁琪,实际控制人为袁海忠与袁琪父女,二人合计持有公司96.6%的股份。

实控人袁海忠曾于2007年以前任宁波市北仑三菱电器厂(以下简称,北仑三菱)厂长,而公开资料显示,宁波市北仑三菱电器厂为乡镇国有企业,现已注销。

博菱电器回复问询函称,“1994年10月至2016年间,袁海波曾担任宁波市北仑三菱的法定代表人、厂长、负责人,1995年起陆续创办宁波海菱电器有限公司、上海海菱电器有限公司、宁波大榭海菱电器有限公司等公司;2007年9月创办博菱有限,现任博菱电器董事兼总经理。

北仑三菱自设立至注销期间均为一家集体企业,其主管单位曾分别为宁波市北仑区大碶街道以及其宁波市北仑区大碶镇人民政府,袁海忠为其聘用的北仑三菱电器厂厂长,不属于国家公职人员或者国家工作人员。

袁海忠在北仑三菱任职期间未与该单位签署竞业限制、保密协议,且截至问询函回复出具日,北仑三菱已于2006年停止营业,相关员工均已遣散,2016 年注销完毕。博菱电器的主要专利技术均系发行人自行研发取得不存在其他争议纠纷或潜在争议纠纷。”

另外,博菱电器还有多起劳动合同纠纷案以及历史遗留问题也值得关注。根据企查查显示,仅最近两年,博菱电器就已发生5起劳动仲裁案,以及5起劳动争议案、4起劳动合同纠纷。

除了外部环境因素对博菱电器带来的经营业绩的压力,内部治理能否完善处理也是留给博菱电器亟待解决的问题。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重点企业推荐
联系我们 | 会员注册 | 友情链接 | 本站声明 | 站点公告
山东钢铁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08106798号 客服电话:0532-85900289/18661609226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0423号
Copyright©2003-2011 shandongsteel.com ALL Right Reserved